度过“72小时危险期”后一切恢复良好“奇迹小子

  • 发布时间:2019-01-24 21:01:52

  • 来源:admin

  从贵阳新华路国恩大厦20楼不幸坠下的10岁男孩肖某奇迹生还,连日来受到众多市民热心关注。昨日下午3点,记者带着鲜花来到省医外科大楼20楼,再次看望受伤学生并采访其家属。

  在救治坠楼男孩的省医重症病房21床,记者看到肖某的精神状态比较往日已明显好转,但还是有些烦躁的情绪。

  记者到达病房时,肖某不停地叫着“我要大姑!我要大姑!”这时,守候在病房内的大姑赶忙前往肖某身前说:“你看,贵州都市报的叔叔们又来看你了。”肖某把睁开的双眼转向记者,然后用十分清晰的声音对记者说:“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据肖某大姑介绍,亲属和医生都是全天24小时监护肖某,现在他已经成功的度过了医院规定的“72小时危险期”,除了其小脑后的血块和双肩还无法活动外,身体基本没有大碍,也没有一直叫着肩膀痛了,现在还可以适度的进食,并且自身有比较正常的生理反应。可以食用一些流质的食物,比如鸡汤、稀饭等。

  家属们说:“有时候,他躺在病床上嚷着要吃香蕉,我们听到都很高兴。”但目前,男孩的双肩还不能活动,情绪还很烦躁不安,常常吵着要回家。

  据了解,在肖某72小时的危险期内,晚上睡觉都不踏实,常常由于做噩梦在半夜惊醒,父母及其家属看到都很揪心。由于在危险期内,医生也让家属在肖某睡熟后半小时内叫醒他,以便观察和治疗。

  坠楼男孩的一位亲属告诉记者,从这么高的楼层摔下来,孩子现在常常因噩梦而惊醒。为此其家属考虑在小孩康复后,暂时不告诉他是从20楼高的地方摔下来,以免对孩子今后的身心健康造成影响。并考虑给孩子请一名心理医生,帮孩子平复内心的恐惧和烦恼。

  昨日,记者在医院了解到,受伤学生肖某还要进行一次全身的CT检查,只要没有新的情况出现,孩子会在医院继续接受2—3周治疗,待其小脑里的淤血血块消退后,就可以出院回家了。

  孩子的家属也再一次对广大热心关注的市民表示由衷的感谢。离开医院前,记者来到肖某的病房向他道别。孩子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临走时,记者看到他脸上露出了一丝浅浅的微笑。

  记者前往时,男孩父亲正要去给儿子炖鸽子汤,想给孩子好好补一补。说到孩子平时,其大姑向记者说,肖某平时是一个胃口很好的孩子,什么都爱吃,所以才10岁身高就有1.5米了,身体也很结实,简直是个“大娃娃”。

  “有时我照顾他,他吵着要大姑大姨,大姑大姨照顾他时,他又吵着要爸爸”,肖某的父亲对记者说。“孩子才10岁,毕竟还小,加上男孩天生就好动。现在睡觉不能翻身,双肩活动受限,所以其心情会很烦躁。”小孩子的大姑接着说。

  男孩经历了坠楼事件,会对其心理造成怎样的影响?家人应怎样给予心灵的抚慰?就这些疑惑,记者采访了贵州省心理学会成员、本报特约心理专家曹浩先生。

  曹浩分析,有过濒死体验的人,对生活的态度容易发生转变,如果这个人以前对生活很消极,觉得生活无意义的话,这种体验容易使当事人变得积极起来,因为任何的挫折和困难与生死比较起来,都变成了小事。如果把大难不死看成是一种难得的成长经历,那么有过逃生体验的人会比平常人多一种精神力量,这种精神力量就是积极的心态。

  曹浩进一步解析:坠楼的突发性事件,会给人带来恐惧感与压力,从而产生情绪波动,这其实很正常。因为逃生之后,人会有一种恍惚感,孩子在经历这次事情后表现出一定的焦虑、恐惧、做噩梦,是人在经历应激事件之后的正常反应。

  此时外界对孩子过度的关注会强化孩子对事件的创伤性记忆,影响其身体的恢复。人在经历应激事件之后,心理上会有一个缓冲期,在这个缓冲期内,家人需要的是给孩子无条件地接纳,让孩子最信任的人多给他身体的抚慰和陪伴,鼓励孩子尽量把自己内心的感受表达出来,让孩子在与外界的互动中逐渐找到现实感,只有这样才容易重建孩子内心的安全感。

  当然,如果孩子持续地存在做噩梦、焦虑、有攻击性、失眠、漠然、过度平静、抑郁等症状的话,就需要寻求专业的心理学帮助了。

  昨日下午1时许,记者再次前往事发地(国恩大厦)进行采访,对于高楼公共空间安全一事,该大厦部分业主强烈要求要增高,但也有部分业主则不“感冒”。

  “我们从来没有考虑到公摊外防护栏的安全问题。”17楼的一老人说,孩子都大了,不用我们操心,就连我们自己家都没有安防护窗,小心一点就可以了。

  而20楼的一户业主强烈要求,必须把公摊外的防护栏加高,以防再次发生意外。该女士说,之前没有意识到这个安全问题确实是大意了,既然现在已经出现了,就必须进行相应的解决措施,以让其他有小孩的业主放心。

  随后,记者在锦江物业进行采访时得知,一业主知道此事发生后,决定自己筹资把6楼到29楼公摊外的防护窗再增高,以防再次发生意外。据王经理介绍,昨天,该业主已经在筹备相关器材,近日将会动工。

  文福律师事务所的唐律师告诉记者:“对于高楼公摊安全系数,目前,国家还没有具体明文规定,一般都是房屋设计单位和建筑方在做决策,由此,不同的设计单位就会产生不同的一些公用部分的安全缺陷。一旦发生意外,除了主观因素外,客观上房屋设计单位还是有一定的责任。

  唐律师认为,房屋设计单位在构图中,之前就应该考虑到房屋的结构安全,公共部分的安全,特别是在公共部分,构图前就必须考虑到与其之间拉开距离,避免小孩能跨越以及攀爬。物业方面是否该承担一定责任?唐律师说,物业只属于一个服务单位,受业主委托进行管理,如果合同上的协议签有哪几项,就应该对哪几项负责,没有的话,物业单位则没有相关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