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回顾:FIA阻止莱科宁登陆F1 标志发誓永别

  • 发布时间:2018-08-06 17:04:57

  • 来源:admin

  新浪体育讯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故事也总是在不断地重复发生。英国权威的《赛车运动》杂志近日梳理了千年之际----2000赛季F1发生的大事。回顾这些事件我们很容易找到一些当今F1的影子。全文如下:

  当我们再次回顾2000赛季时,我们会回顾一些当年最重大的事件。从当时车手转会市场上的一位冠军的归属、试车时发生的严重事故已经其他故事。

  2000年,一位刚刚赢得英国雷诺2.0方程式锦标赛冠军的芬兰年轻人代表索伯车队参加了穆杰罗赛道的试车。这位年轻车手不仅吸引了迈克尔-舒马赫的目光,而且他参加F1的资格还引发了一场争论,当时的国际汽联主席马克斯-莫斯利试图阻止莱科宁参加F1。

  莱科宁在9月份的两次试车中给人留下的印象太深刻,以至于月底就有传言说他会再次进行一次测试并进军F1。10月份索伯车队宣布,仅仅参加过23场赛车赛事的芬兰车手莱科宁将代表车队出战下一年的F1世界锦标赛。

  “有几点让我们强烈地感到莱科宁就是正确的人选,”索伯车队的老板皮特-索伯说,“首先,他拥有非常专业的技术和超越年龄的成熟。他的速度给人留下了更深刻的印象,他似乎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够创造很快的圈速。与其他车手相比,我们从未感觉他已经到了自己的速度极限,我们仍然需要看看他到底能跑多快”。

  F1车手长期以来按照一套堪称墨守成规式的途径培养,而莱科宁的脱颖而出充满了戏剧性。

  “实际上我发现,驾驶F1赛车相当简单。比以后再开雷诺方程式简单得多,”莱科宁对F1的评价让人觉得很惊讶。故事的结尾以莱科宁获得一个F1正式车手的席位而告终。

  但过程没那么简单。莱科宁从雷诺方程式直接跳到F1,这是没有先例的。超级驾照是一个大问题。这可不仅仅是一张纸那么简单。11月,情况变得很明朗,这件事由F1委员会和国际赛车运动理事会来决定。《赛车运动》杂志曾在11月中旬报道,基于经验不足的因素,莱科宁的超级驾照申请可能会被否决。

  “如果仅仅是因为一张纸而让一切泡汤,我当然不会高兴,”莱科宁说。最终莱科宁的驾照被批准。但通过是有条件的,即超级驾照是临时的,莱科宁的实际能力需要接受后续的评估。当时的投票结果是23票赞成,1票反对。投下反对票的是国际汽联主席莫斯利。“不幸地是,F1委员会经常不理会我的要求,尽管与推测的相反。我不相信他们是站在保守的立场上投票给予像莱科宁这样缺乏经验的车手一张超级驾照。这个决定是完全错误的,尤其是考虑到我们对于F1有着严格的准入标准”,莫斯利当时表示。

  2001年,莱科宁的新人赛季表现出色,后来也成为了世界冠军。对于当年的争论,他只是简单地回应:“没有任何规则规定,从F3或者F3000级别以下出来的车手不能进入F1”。莱科宁无疑是对的。这就是莱科宁如何在FIA试图拒绝的情况下亮相F1的故事。

  翻开任何一期2000年前7个月的《赛车运动》杂志,你都能找到关于“维伦纽夫的未来何在”的报道。当时的加拿大人在赛道上的表现非常抢眼,开价也很高。到2000年底,与BAR(英美本田车队)的合约就将到期的维伦纽夫几乎是所有的车队都想追逐的对象。最终的结果是,维伦纽夫与BAR续签了一份三年的大合同。但在落定之前,他的转会传闻几乎横跨整个赛季。

  故事始于4月份,传出迈凯轮正在接触维伦纽夫的新闻。这得到了维伦纽夫的前经纪人、BAR车队的经理克雷格-波洛克的确认,他还将飞箭车队和贝纳通车队也搅了进来。之后的一周,《赛车运动》杂志报道称,美洲虎车队也加入了维伦纽夫的争夺战。

  “所有的顶尖车队都想得到雅克(维伦纽夫),我们只是想留下他,”波洛克说,“我们有一些其他车队所不能向他证明的东西。2001年要争夺世界冠军是很困难的,但他希望要一份有竞争力的承诺以及一份体现自身价值的合同、F1之外舒适的生活方式以及取得成绩的良好的氛围”。

  4月末出版的《赛车运动》杂志刊登了名为“维伦纽夫被迈凯轮和本田锁定”的报道。迈凯轮的主席罗恩-丹尼斯指责波洛克故意谈论迈凯轮对于维伦纽夫的兴趣以抬高后者的身价。“我不知道克雷格对媒体所说的这番话的用意,他应该讨论维伦纽夫自己的选择或者是他背后的保护人,”丹尼斯气愤地说,“我不喜欢被利用”。

  即便如此,维伦纽夫仍然是顶替迈凯轮车队的大卫库特哈德的优先人选。但是到了五月中旬,迈凯轮保留库特哈德的席位已经成为近乎确定的事实,迈凯轮不再选择组建全新的车手阵容。

  6月8日,《赛车运动》的一篇报道称,维伦纽夫准备赴已经被雷诺收购的贝纳通车队。报道称“前世界冠军雅克维伦纽夫下赛季将转会至贝纳通车队,贝纳通已经与其签订了一份价值2300万英镑的合同。据接近车队的消息源透露,除非发生意外,维伦纽夫已经同意加盟被雷诺收购的贝纳通车队”,当时的报道言之凿凿。英国车手简森-巴顿和意大利车手吉安卡罗-费斯切拉被认为是BAR车队首选的维伦纽夫的替代者。几周之后又传出消息称,波洛克将与维伦纽夫一同前往贝纳通。

  6月22日,BAR表示维伦纽夫将留在车队。本田的总裁Soichiro Tanaka对车队承诺,维伦纽夫留队的可能性“非常高”。最终在7月上旬,维伦纽夫与BAR车队签署了新的合同并对外宣布。当时车手转会市场上的另一个谈资是巴顿的未来,他的目的地被认为威廉姆斯车队,顶替即将失去车手席位的哥伦比亚车手胡安-帕布洛-蒙托亚。最终巴顿加盟了雷诺收购之后的贝纳通车队,度过了一个艰难的2001赛季。

  这个赛季,另外一些悬而未决的车手包括赫伯特,他可能被美洲虎车队在赛季之初被裁掉(有些英国报纸甚至报道称达蒙希尔可能最早在圣马力诺大奖赛复出,顶替赫伯特)。伍尔兹也在贝纳通车队面临巨大的压力。

  最终,赫伯特和伍尔兹都坚持到了赛季末,但下一个赛季均被替换。2001年,赫伯特从F1中退役转战美国,伍尔兹加盟BAR车队成为试车手,原来在这个位置的法国人潘尼斯则被提拔为BAR车队的正式车手。

  再回到本世纪初,试车时发生大事故的情况并不常见。但在2000年,BAR车队的试车手里卡多-宗塔连续遭遇了两次重大事故。4月份在英国银石赛道,宗塔在试车时遭遇赛车推杆断裂的事故,他的赛车在通过Stowe弯的时候右前轮脱落,赛车以190英里的时速冲出了赛道。

  赛车滑过碎石缓冲区,在空中翻滚,撞上了轮胎护墙的顶部。脱落的轮胎落在了两个看台之间。最终宗塔的赛车颠倒地躺在另外一侧的护栏上,这块区域即便在平时观众也不能进入。宗塔没有受伤,但是将这次遭遇形容为“与死神擦肩而过”。整个周末,工作人员都对这一幕心有余悸。你可以将这次事故形容为“一生只能遇到一次”的事件。

  但仅仅两个月之后,宗塔又在蒙扎遭遇严重事故。在进入蒙扎赛道的Parabolica弯(赛道的最后一个弯道,也是一个全油门弯道),时速达到185英里时,赛车的刹车失效。赛车经过了两次反弹之后撞上了轮胎护墙。幸运地是,宗塔仅仅是膝盖受到了轻伤。宗塔还不是那年唯一遭遇重大事故的车手,在西班牙巴伦西亚赛道试车的时候,费斯切拉的贝纳通赛车撞上了特鲁利的乔丹赛车,他的赛车被撞飞。

  和现在一样,过去F1的主要话题也是规则的修改,有各种各样的计划来提高F1的观赏性、增加超车的机会。但在那个赛季的初期,F1引入了一项极端的规则修改:维修通道限速装置被禁用。当时有很多被认为旨在帮助车手的装置进入了拟禁止使用的讨论范围,其中就包括牵引力控制系统。

  “这个周末暴露了所有在这一时期进行比赛可能出现的问题。我希望人们能够理解我们已经竭尽所能,”银石赛道的首席执行官罗汉表示,“你不可能将2000英亩的土地简单地一铺沥青了之,我们是在乡村。即便是事后来总结,我们也找不到更好的方法”。尽管赛历的安排由于多达17场分站赛而变得非常困难,但2001年起,英国大奖赛还是被移到了夏季进行。

  2000年底,法国汽车制造商标致宣布退出大奖赛。法国厂商7年的F1引擎供应商身份成为历史。在这七年中,标致先后为迈凯轮、乔丹和普罗斯特车队提供引擎。但就在宣布退出之后不久,标致公司的总裁费雷德利克圣吉奥表示,他希望永远不要再回来。

  “我希望完全明确一点,那就是我们撤出F1是好事,”他说,“在人的一生中,不能轻易说‘永不’,但如果你要问我的意见,我会说,我希望标致‘永远’不要再涉足F1”。

  2001和2002赛季,标致的引擎以Aisatech的身份继续现身F1,Asiatech收购了标致的F1项目,并先后为飞箭和米纳尔迪车队提供引擎。之后标致引擎便彻底告别了F1。

  英国大奖赛之前,FIA宣布座舱内的维修通道限速装置被禁用,这意味着车手在通过维修通道时不得不人工控制车速。这一规则修改是一系列旨在针对弱化赛车自动控制系统的措施中的一项。最初,该禁令曾计划在赛季的更早期就引入,但最终延迟到了第四站英国大奖赛。

  2000年英国站之前,FIA宣布PIT通道限速装置被禁用,这意味着车手不得不人工控制车速

  “我们有理由相信,速度限制装置也被用于协助车手发车,”FIA主席马克斯莫斯利表示。但随后在车手们的抱怨下,FIA最终放弃了这项禁令。“我认为禁令导致了一些毫无必要的风险,”迈克尔-舒马赫当时表示,“对于我们现在拥有的高科技而言,这听起来太老土了。甚至出现了像鲁本斯(巴里切罗)为了控制车速而忽视了维修站通道口的红灯这样的事情。赛事干事告诉他之后才停了下来。”最终的妥协结果是,车队允许使用速度限制器,但不允许使用在后轮安装传感器。以前这些传感器可以被用来阻止后轮的空转。

  赛季的后半段,又有一些方案被摆上了台面。这些方案包括如何促进超车,如何使得规则变得更简单以及如何更多的吸引观众。

  2000年,英国大奖赛的日期被从原本的夏季中期提前到了四月份,这看起来是个糟糕的主意。在这个季节,大量的雨水淹没了赛道旁边的停车场。很多观众被告知在排位赛当天不要靠近赛场。比赛日的上午,交通阻塞了五个小时,警方通知那些尚未启程的观众不要再试图前往赛场,因为他们几乎不可能抵达赛道。

  2000年,英国大奖赛被从原本的夏季期提前到了四月份,这看起来是个糟糕的主意